当前位置:百色新闻网县区频道田阳田阳概况—正文
历史
来源:百色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1-01 09:12:32

  二都暴动

  ——右江沿岸农民武装斗争打响的第一枪

  1927年,震惊广西的二都暴动就在这里发生。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我县农民运动在东兰县农民运动的影响下,成立了乡、县农民协会,组织了农民自卫军,两次驱赶县长(知事),推动右江沿岸各县的农民运动向前发展。

  在全国革命取得节节胜利的形势下,一九二七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人民;桂系军阀与蒋介石遥相呼应,在广西大举“清党”,向各县政府机关发出“实行严查共党机关,悉数解散,并分别逮捕共党分子”的训令;在各地搜捕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进行血腥屠杀。四月十二日凌晨,桂系军阀在南宁开始大逮捕,据查知被捕人员有姓名的共一百四十二人,其中共产党员二十二人,共青团员二十人。四月下旬,广西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命令驻百色的国民党反动军队旅长刘日福在右江一带逮捕共产党人。刘日福立即派一连人到平马镇逮捕了共产党员、田南道农民运动办事处主任陆炳堂,押解至百色,不久即杀害。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被迫转移到农村活动。由于蒋介石倒行逆施,右江政局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地方官吏、土豪劣绅气焰嚣张。暴虐无道的奉议县知事曾伯龙立即组织反共武装,他一面收买刺客,企图对农运领导人黄治峰等进行暗杀,另一面用五百块光洋、二十八枝长枪、两枝短枪和上千发子弹武装二都土豪的民团,加紧对农会进行破坏和镇压。土豪头子黄锦升按照曾伯龙的意旨,暗中拢络凶手,刺探农运领导人的行踪,公开扬言要踏平奉议县农民运动的根据地——花茶屯。

  当时,在右江地区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余少杰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和面对反革命疯狂反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革命斗争。一九二七年六月,在花茶召集东兰、凤山、恩隆(今田东)、奉议(今田阳)、果德(今平果)、思林(今属田东)等县代表会议,讨论革命形势,成立右江农民自卫军第一、二、三路军。恩隆、奉议两县农军编为右江农民自卫军第二路军,由黄治峰任总指挥。并布置开展武装斗争的有关事宜。

  国民党反动派在实行残酷的“清党”以后,为了进一步欺骗人民,掩盖其反革命罪行,于七月间拼凑了所谓“宣传工作团”,到农民运动比较活跃的地区进行反革命宣传。七月二十日,“宣传工作团”的第三十一、三十三独立队,由黄知衡带领,从百色到达田州。二十七日到仑圩,当天正是圩日,他们便在圩场进行所谓“清党运动之意义及农民的痛苦”的反动宣传。黄治峰、潘宪甫等早有布置,当“宣传队”讲得正起劲时,即由李汉生、岑世勋出面驳斥他们的妄言:揭穿了“三民主义不彻底”,指出“蒋介石是新军阀,是侵吞军饷的独裁者,这个宣传队是国民党反动派省党部的走狗,是来欺骗农民群众的”。驳得他们哑口无言。同时,事前李汉生又布置日新高小学校学生在场助威,高呼“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反动派省党部宣传队!”等口号。反动宣传队恐惧万分,无可奈何,只好灰溜溜地回到韦宁屯,用民团护送回到县署(田州),向国民党县党部、县公署报告,并同时紧急拍电,报告广西省政府当局,要求对奉议县农会,采取紧急措施,及早肃清。

  县知事曾伯龙听了“宣传队”汇报后,怒不可遏,恨之入骨,便与二都团团总黄锦升等人密谋,妄想在旧历七月中元节捉拿黄治峰、潘宪甫、罗有穆等农运领导人。黄治峰得到这一情报后,马上向余少杰汇报。在余少杰的指导下,黄治峰紧急召集潘宪甫、覃常耀、罗有穆、李汉生、岑世勋、罗华甫、李恒珍、潘湘城、李化、李果、岑厥安、李恒芳等同志,于八月七日(旧历七月初十),在花茶庙堂举行奉议县第二次农运骨干会议。到会者杀鸡饮血同盟,宣誓同生共死。余少杰在会上作了重要指示,指出对反动政府不能抱有幻想,当前的革命只有靠我们枪杆子同敌人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才能打倒反动阶级,才能鼓舞人民的斗志,才能建立和巩固我们的革命根据地。到会同志认真地分析形势,一致认为土豪劣绅勾结反动官僚,利用爪牙狗腿横行乡里,鱼肉百性,无恶不作,如不清除,革命将受威胁,人民将受其害。大家认为,只有“先下手为强”,来个“擒贼先擒王”才能打击反革命的嚣张气焰,于是决定在八月八日中元节前的仑圩圩日,趁土豪黄锦升、黄曹山、黄子贞、黄静山、黄子亮、黄石狮等在仑圩招众聚赌之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接着,大家研究了暴动的具体行动方案;根据圩日人多拥挤,土豪携枪又会武打,但白天戒备不严的情况,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在仑圩完成擒贼任务,这路要选择身强力壮和会点拳术的农军,携带手枪、匕首,装扮赌客,以五人擒一人,号角一响,即一起动手。这路农军由李汉生、罗汉忠负责指挥。另一路调集大部分农军在那立屯扎营待命,等待抓到土豪后,即围攻土豪劣绅的老窝——韦宁屯。这路农军由黄治峰指挥。

  当晚,几十名身强力壮的农军吃完晚饭后,在李汉生率领下,摸黑沿着崎岖的山道,悄悄地潜入仑圩,隐蔽在仑圩学堂和岑厥安、李恒芳家中。

  次日,即八月八日上午,仑圩附近乡村群众陆续来赶街,圩场十分热闹。黄锦升一伙斜挂驳壳枪,大摇大摆地进入赌场。他们如狼似虎,不少群众害怕而纷纷避让,免得惹事生非。我十多名农军身藏短枪、匕首,假扮赌客,混入黄家兄弟开设的两个赌场。黄锦升见来了赌客,不由暗自高兴叫嚷:“兄弟,来玩一玩吧!”顺着叫声,农军黄嘉章领着黄寿、潘瑞征、冼老五和李治平在黄锦升的赌摊赌了起来。

  中午,赌场的人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把赌摊围得水泄不通。狡猾的黄锦升好象心里有点恐惧,质疑地问身旁的随从:“今天怎么一下子来这么多人?”随从随声笑道:“节日的最后一圩,哪个不想捞点油水;无钱的也凑个热闹。”于是黄锦升毫无顾忌地继续开他的赌摊。

  农军的一切准备妥当后,李汉生在楼上见机行事,吹响牛角号。在赌场伏击的农军立即掏出手枪、匕首,象猛虎般地扑向土豪。农军黄嘉章眼明手快,行动敏捷,一把就卸下黄锦升的驳壳枪,李治平和另外三个农军一齐动手,把黄锦升按倒在地。黄锦升凭借他掌握的一点拳术企图垂死挣扎,拼命反抗。但农军战士使了十二分力气抓住黄锦升不放。这时李治平便用匕首在黄锦升脸上捅,只听见“哎哟”一声,他满脸是血,软瘫在一条臭水沟里,被农军捆绑起来。在另一赌场上的土豪黄子贞、黄静山也被农军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土豪随从的团丁见到这情况,面如土色,魂不附体,顾不了主子,各自逃命。与此同时,潜伏在日新高小学校的农军冲向圩场,封锁各个路口,顿时,整个圩场大乱。李汉生站在高桌上高声喊道:“乡亲们!不要惊慌,我们是为民除害,来抓土豪的,现在已抓住了……”还高呼口号:“打倒土豪劣绅!”慌乱的人群,回头一看是农军李汉生,前边还押着三个坏蛋,便镇静下来了。农军不费一弹,干净利落地抓获了土豪黄锦升、黄子贞、黄静山,缴获了驳壳枪、左轮枪、曲尺枪各一支,子弹百余发。土豪黄曹山、黄子亮、黄石狮三人因还未到圩场,漏网了。

  由于初次战斗,指挥员缺少指挥作战经验,他们抓了三个土豪后,忘记发联络讯号(放地炮),当他们在那立屯会合时,已是下午时分。总指挥黄治峰一听汇报,明白指挥上有失误,他二话不说,立即率领农军转攻韦宁屯。土豪黄曹山事先得到讯息,早已带着他的家属逃走了。农军进入韦宁屯,砸毁炮楼,没收黄锦升、黄曹山、黄子贞、黄静山家的浮财分给劳苦群众。

  八月九日,黄治峰在甫圩学校操场召开甫圩、仑圩、百育三乡群众公审大会。附近各乡的农会会员、农民群众一千多人争先恐后地到达甫圩。大会由大队长潘湘城、黄述明、韦仲惠带领农军警戒放哨。会场上农会的犁头红旗迎风招展,《国际歌》声响彻云霄,“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打例军阀!”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呈现了一派群情激昂欢欣鼓舞的景象。大会开始,黄治峰主持会议并讲了话。他说:“乡亲们!昨天,我们农军在仑圩抓得‘二都’土霸王黄锦升、黄子贞、黄静山。他们勾结贪官,压迫人民,剥削人民,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我们早就恨之入骨。今天开公审大会,要关就关,要杀就杀,由大家作主。”贫苦农民纷纷控诉土豪黄锦升的滔天罪行,强烈要求枪毙黄锦升,以命偿命。农军根据广大农民群众的要求,当场枪决了罪大恶极的黄锦升,为民除了一害。

  处决黄锦升后,黄静山、黄子贞恐惧不安,他俩通过在花茶屯的一个老庚,向农军请求饶命,准备用三千块光洋和七千斤大米来赎罪。农军同意他俩的请求,限令十天之内,要他们如数交出奉议县县长曾伯龙给他们的枪支和光洋,逾期不交,就地处决。

  大会后,黄治峰根据余少杰的指示,召开了农军骨干会议,研究如何应付敌人反攻的问题,动员农军战士与恶霸曾伯龙斗争到底,不打倒曾伯龙,誓不罢休。

  八月二十一日,土豪黄曹山勾结县长曾伯龙和桂系军阀部队李天实营长,带一营兵力来围攻篆虞和花茶,妄图夺回黄子贞、黄静山。黄治峰率领农军二百余人枪与敌人在花茶后背山上开展激烈的战斗,他们消灭一部分敌人后,转移到朔乐、甫好、平桃一带打游击,并把土豪黄子贞、黄静山处决在山上。但由于敌人多次反扑,我军寡不敌众,敌人到处烧杀掳掠。从八月二十一日至十二月五日止,国民党反动军队及土豪团队,向篆虞、花茶一带进攻五次,我农军和人民群众被死伤二十四人,掳去财物不计其数,损失惨重。

  不久,广西省反动政府出布告悬红缉拿黄治峰、潘宪甫、罗有穆等人,下令解散奉议县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但是奉议县农军在党的领导下,坚持武装斗争,直到一九二九年十月参加邓小平、张云逸领导的百色起义。

  这次武装暴动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一是右江人民反对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打响的第一枪,给桂系新军阀屠杀政策以有力回击,震惊反动当局;二是为右江沿岸各县武装斗争树立了一面旗帜。在这次武装暴动的影响下,右江沿岸的武装斗争风起云涌,先后发生了镇结、思林、果德县农军攻打县城,举行武装暴动;三是锻炼和培养了党和干部,为以后百色起义、建立红七军、苏维埃政权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四是教育群众,只有通过武装斗争,才能打击反革命的武装,才能取得我们自主权。

  “二都暴动”和英烈们的光辉业绩已载入史册,然而他们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崇高品德,追求真理,不畏强暴,勇于牺牲的精神将永昭后世,激励后人。在全县人民意志风发建设新田阳的今天,我们要弘扬革命传统,学习老一代革命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崇高品德,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幸福的思想,学习他们有理想、有胆略的雄心壮志和敢于斗争,勇于献身的英雄气概。为建设富裕、文明和谐新田阳而努力奋斗。

  名人

  黄治峰(1891-1932):田阳县百育镇新民村人,1923年起从事农运工作,是右江地区农运开拓者之一;192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策划和领导“二都暴动”;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担任红七军二十师副师长;1932年受中央委派,从中央苏区回桂途中不幸牺牲。

  潘宪甫(1900-1932):田阳县百育镇新民村人,192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策划和领导“二都暴动”;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担任奉议县临时苏维埃政府第一任主席;1930年10月红七军主力北上后,留守根据地坚持武装斗争;1932年9月病故于百育百曼山上

  李汉生(1905-1930):奉议县仑圩乡(今属田东祥周),192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领导“二都暴动”;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1929年12月被指定为中共奉议县委第一任书记;1930年1月被歹徒杀害。

  罗有穆(1885-1936):田阳县百育镇驮岂村人。早期参加黄治峰领导的农民运动;1929年夏天加入中国共产党,奉议县临时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任委员兼秘书;1930年10月,红七军主力北上后,留守根据地进行艰苦卓越的斗争;1936年12月在敌人进行“清乡”中遭逮捕杀害

  农夫(1904-1934):田阳县那坡镇万平村人,早期参加领导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百色起义后,任恩阳县革命委员会农民委员和县苏维埃政府主席;1930年2月后调到红七军政治部,任十九师政治部宣传科长,随军北上,到达中央苏区后参加反围剿战斗,不幸中弹牺牲。

  黄立锋(1906-1934):田阳县头塘镇岩喜村人,早期参加领导农民运动。百色起义后,跟随红七军北上,任第四纵队特务连连长,与中央红军会师后,任红三军团第五师营长,多次参加反“围剿”战斗。1934年在火线上壮烈牺牲。

  欧阳兰馨(1910-1930):田阳县百育镇濑觉村人。1929年跟随黄治峰领导的农民运动,深入村屯宣传革命道理,任恩阳县妇女解放协会主任,百色起义后,随红七军主力出发,做宣传后勤工作;1930年7月遭土豪逮捕杀害。

  黄亚晚(1911-1930):田阳县那坡镇六合村人。1929年参加黄治峰领导的农民运动,深入村屯发动群众,宣传革命道理。百色起义后,参加红军北上,因掉队被“还乡团”逮捕并杀害。

  冼恒汉(1911-1991):田阳县百育镇四那村人,早期参加农民运动,百色起义后,随红七军北上,参加中央红军反“围剿”战斗,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45年作为代表出席党的七大,他身经百战,战功卓著,新中国成立后,任兰州军区政委、甘肃省革命委员会主任、中共甘肃省委第一书记;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独立自由”、“解放”等三枚勋章。是中共九届、十届中央委员和中央军委委员;1991年11月在兰州逝世。

  欧致富(1913-1999):田阳县那坡镇那驮村人。早期参加农民运动,百色起义后,随红七军北上,参加中央红军反“围剿”战斗、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身经百战,战功卓著。新中国成立后,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广西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79年参与组织对越自卫反击作战;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9年2月在广州逝世。

  黄征(1914-1999):田阳县头塘镇岩喜村人,早年参加黄立锋领导的农民运动,百色起义后,随红七军北上,在中央苏区参加反“围剿”战斗,历经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身经百战,屡建战功。新中国成立后,任广西卫生厅厅长、党组书记、自治区政协常务委员,享受副省级待遇;1985年离休;1999年1月在南宁病逝。

  神话传说

  相传布洛陀与母勒甲是上帝派到凡间造人造物,创造凡人世界的始祖。位于田阳县百育镇六联村那贯屯的敢壮山(春晓岩),也是他创造的。这里曾经是他栖身生息,繁衍子孙后代的圣地。下面的故事,便是关于布洛陀与敢壮山的传说。

  “敢壮山”与“五指山”的来历

  很古很古以前,田阳这个地方和其它地方一样,没有草木,没有人类,没有生灵,广渺的大地空空无物。而早就有了生灵的苍天,上帝看到大地仍死气沉沉,很早就盘算着派人到凡间繁衍人类,创造人间世界。终于有一天,上帝决定派布洛陀与母勒甲下凡,创造新的世界。

  布洛陀与母勒甲受上帝的派遣,于二月初一启程。那天,布洛陀挑着一对大箩筐,箩筐的一头装着五个孩,另一头装着被褥和衣物;母勒甲肩扛一把锄头,手拿一把开山镰,乘着大帝宫殿前摘下的两片树叶,缓缓地飘流而下。……一天,二天。到了第十九天,布洛陀和母勒甲飘到了田阳上空。这时乌云突变,大地上从没有过的电闪雷鸣伴随着大风大雨,震耳欲聋地炸响在大地上空。雷劈声中,布洛陀肩上的扁担断了。霎时,两只箩筐飞奔着向大地坠落。布洛陀和母勒甲一见慌了神,他们立即甩掉手中的断扁担、锄头和镰刀,没命地扑向孩子。但是迟了。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两只箩筐便分别落在东西相距十里的那贯和三今两地。装被褥的箩筐掉在东面的那贯,形成了“敢壮山”。那一孔一孔的被褥缝隙,后来成了山上的岩洞。

  布洛陀夫妇落在“敢壮山”上,双双搜索了半天也不见了孩子的踪影,他俩立即奔向山顶西头的最高处遥望四周,仍然不见那只坠落的箩筐和五个孩子。于是又搬来石块垒成一个台子,这座台子后人叫“望子台”。布洛陀夫妻登上望子台往南一看,只见锄头镰刀坠落的地方挖开了一道弯弯的大缝沟,天上的雨水落下后都汇流进地沟里,形成了右江河。布洛陀和母勒甲无心留览河山,抬眼又朝西头望去。只见十里开外的平川上,有五个孩子在蠕动着。母勒甲一见激动地喊了一声“孩子”。喊声刚落五个孩子立即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一袋烟的功夫便变成了五座小山,人们叫做“五子山”。因为“子”和“指”同音,后人都叫“五指山”。

  从此,田阳的大地上便有了“敢壮山”和“五指山”。

  布洛陀夫妇初来乍到新的世界,又刚刚失去五个孩子,随身带的被褥衣物化作了敢壮山,他们再也无心去寻找别的落脚点,从山顶下到半山腰,在一处朝南开的岩洞里住了下来,开始了繁衍人类,营造新世界的使命。这座岩洞就叫“母娘岩”。

  话说母娘岩倒是一处不错的风水宝地。母娘岩坐北朝南,洞外有一块几丈见方的坪地,洞口两侧绿树参天,百花满地。洞内前厅宽畅,洞顶上倒挂着千姿百态的钟乳石,把大厅装点得恰似一座宫殿。大厅后头有一连洞,与后山的通天洞相通。这种洞与洞相通,南与北相连的特殊构造,以及岩洞外的林木花草,使母娘岩成了冬暖夏凉,四季宜人的好居所。布洛陀与母勒甲住进来不久,便一个接着一个地生了好多孩子,没有多少年便孩子成群了。

  孩子长大以后,布洛陀创造的世界也越来越宽,自己也越来忙不过来了。于是,他把孩子们分派到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让他们在各自的地盘,繁育后代,建设家园。孩子们远去了,但是总忘不了养育他们的母娘岩。于是,每一年的二月十九这一天,布洛陀与母勒甲的孩子们,便携带着自己孩子、孙子,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回来,给布洛陀老祖公和母娘拜寿。由于子子孙孙太多,路途近的先来,能进母娘岩给布洛陀、夜中敢壮山母勒甲拜寿,路远后到的子孙则从洞口挤到山脚排成长队等候。等着轮到他们进母娘岩的时候,已经是三月的初七、八到初九。而这时,还在山脚等候的人待不住了,由于拜寿心切,他们纷纷就地引火烧香,香火一直从山脚插到母娘岩洞口,形成了一条香火长龙。从母娘岩中刚刚拜寿出来的子孙们,一个个见到自己的老祖宗虽然子孙无数,却仍然是那样健康长寿,心中兴奋不已。他们情不自禁地相约难得见上一面的各路亲人,向敢壮山的各个方向散开去,男男女女一面即兴哼唱山歌,一面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抛给对方表示庆贺。久而久之,每年的三月初七至初九,前来拜寿的布洛陀与母勒甲的子孙后代,都要在“敢壮”这里唱山歌,一唱就是三天三夜,形成了敢壮歌圩。

(编辑:潘忠贵)

上一篇:文化科教

评论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文化科教
行政区划
 
 
  热图推荐
文化科教
行政区划
  推荐新闻
· 文化科教2013-11-01
· 自然资源2013-11-01
· 经济2013-11-01
· 行政区划2013-11-01
· 历史沿革2013-11-0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投稿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ICP证:桂06015124号
Copyright © 2012 bsyj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百色新闻网右江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百色市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776-2821364,邮箱:xwk2821364@163.com